您现在的位置:dzii新闻网 > 互联网 > 富士康建厂计划一变再变 威斯康星州要求重新评估其所带来收益

富士康建厂计划一变再变 威斯康星州要求重新评估其所带来收益

2019-08-12 01:18

[摘要]如果目前合同中的补贴水平保持不变,富士康创造的每个工作岗位将花费纳税人约29万美元,富士康最初承诺这个数字仅为17.2万美元。作为对比,弗吉尼亚州为亚马逊第二总部提供的补贴,创造每份工作的成本为1万至1.3万美元。

腾讯科技讯 8月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2017年,美国威斯康星州同意向富士康提供创纪录的补贴,用于在该州建造超级工厂。然而富士康承诺建造的工厂远远落后于计划,并逐渐缩小规模。现在,威斯康星州政府已经要求重新评估这个项目给该州带来的成本和收益。

这份由普约翰就业研究所研究员蒂姆·巴尔迪克(Tim Bartik)撰写的报告发现,富士康规模较小的工厂进一步提高了本已非常高的就业成本。巴尔迪克发现,如果目前合同中的补贴水平保持不变,富士康创造的每个工作岗位将花费纳税人约29万美元。相比之下,如果富士康建造最初价值100亿美元、承诺创造1.3万个工作岗位的设施,这个数字仅为17.2万美元。

作为对比,巴尔迪克估计弗吉尼亚州为亚马逊第二总部提供的补贴,意味着创造每份工作的成本为1万至1.3万美元。

巴尔迪克写道:“这项分析最重要的结论是,很难提出貌似合理的假设,即修订后的富士康激励合同所带来的好处能够超过预先投入的成本。每创造一份工作的激励成本如此之高,以至于很难看出其带来的收益是否能抵消这些成本。”

虽然巴尔迪克应威斯康星州行政部的要求制作了这份备忘录,但他指出,备忘录是独立编写的,其结论不一定反映该部或普约翰研究所的观点。巴尔迪克不知道州长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是否听取了他的报告,但他说,他与威斯康星经济发展公司(WEDC)负责人马克·霍根(Mark Hogan)分享了这份报告,后者不同意报告的结论。

曾在埃弗斯的前任州长斯科特·沃克(Scott Walker)手下任职的霍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目前的合同保护能够威斯康星州的纳税人。他在声明中写道:“这项研究提出的假设,是在WEDC和富士康之间现有的、‘基于绩效’的合同不可能实现的情况下提出的。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到2023年,该公司只创造了1500或1800个工作岗位,那么它将无法获得任何激励措施。”

巴尔迪克说,他找不到有说服力的辩护意见,即如果项目陷入违约,每个工作岗位都会获得合理的成本,所有的回扣都会及时支付,富士康仍在该州保留着1500个工作岗位。

5个月前,富士康一位高管会见了埃弗斯,并表示有兴趣修改公司与政府的合同。富士康尚未表示将采取哪些行动,但埃弗斯的行政文件总结了会议概要和该公司提出的广泛要求:更新合同以建造规模较小的工厂,包括增加富士康子公司,并延长富士康可以享受资本投资税收抵免的期限。

这些变化对富士康来说是有意义的。该公司已经大幅缩减了计划,并可能希望得到不会被视为违约的保证。但埃弗斯在竞选期间对这笔交易持批评态度,如果富士康没有更大让步,他很可能不会同意这些改变。在这方面,新的经济影响评估可以被看做为进一步谈判设定新的基线。

由沃克签署并受到特朗普总统吹捧的富士康协议,本应是威斯康星州的变革性协议。作为西半球第一家大型液晶显示器工厂,它的占地面积为186万平方米,承诺创造1.3万个就业机会。该协议的支持者表示,收益将大大超过成本,但至少45亿美元的补贴和其他激励措施要到2043年才能完全收回。

威斯康星州财政局的分析是基于最好的情况做出的,它依靠咨询公司EY(前身为安永(Ernst&Young)提供的经济影响评估,后者是富士康聘请来推销其项目的。财政局还假设富士康实际上会按照承诺投入生产,并以极快的速度招聘员工。然而,该公司一再缩减计划,在招聘方面远远落后。

富士康表示,目前正在建设的工厂面积将不到9.3万平方米,将生产更小的屏幕,而不是占地更大、生产更大LCD屏幕的设施。虽然该公司最初计划到明年雇佣5200人,但现在表示其新工厂将只雇用1500人。即使是这样的目标似乎也显得十分牵强:2018年底,富士康在该州只有156名员工。

巴尔迪克的评估着眼于一个需要20亿美元投资并雇佣1500或1800人的设施的经济影响。他的评估是一系列举措中的最新一步,这些举措表明,埃弗斯政府正试图评估富士康正在建设什么以及这对该州意味着什么。今年6月,埃弗斯政府还聘请了LCD行业分析师鲍勃·奥布莱恩(Bob O‘Brien),来帮助官员搞清楚富士康正在做什么。

评估富士康计划的影响一直很困难,部分原因是,尽管该公司一再改变计划,但它坚称仍将在威斯康星州投资100亿美元,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就在6月份,富士康还宣称,该公司目前正在建设的工厂只是第一步。随后的步骤将是什么,或者它们可能何时发生,这一点从未被解释过。

然而,富士康越是落后于合同中规定的时间线,这些主张就变得越发站不住脚,富士康和威斯康星州的官员就会面临更大的压力,这要求他们坐到谈判桌前,重新审视该公司正在建设的项目,以及该州将为此支付的费用。

对该协议持怀疑态度的人,如民主党州议会少数党领袖、威斯康星州经济发展公司董事会成员戈登·欣茨(Gordon Hintz),支持重新评估。他说:“这个项目比最初提出的规模小得多,收益也少得多,这难道不应该让人感到惊讶吗?希望富士康不要再谈论与不再发生的项目相关的数字。”

当然,现在也不能保证富士康会建造它现在所说的那类设施。奥布莱恩6月份接受采访时称,他对LCD制造机械供应链的观察表明,富士康不太可能达到它为自己设定的2020年最后期限。如果说过去两年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的话,那就是任何给定的富士康计划都只会在下一年才能奏效。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